书柜

  李敖文笔自成一家,自誉为百年来中国人写白话文翘楚。发表著作上百余本,被西方传媒捧为“中国近代最杰出的批评家”。最近,已年近80高龄的他出版了50年以来的唯一自选集,该套选集由他本人亲自选定并修订出版。这一庞大的出版工程,如何启动又如何面世的?记者专访了磨铁图书第四编辑中心总经理、总编辛海峰,请他为读者详解一二。

  山东商报:李敖独步天下,个性十足,创作量非常大,这次出他的自选集是出于怎样的考虑?

  辛海峰:就是因为他独步天下,个性十足,创作量又非常大,所以才出他的自选集,这等于给读者缩小阅读的范围。这套自选集是李敖对他五十年创作的总结,当然也有更好的作品没有选进来但可以肯定的是,李敖最辉煌的创作成就,基本都在这套自选集中。

  我们为出这套书也费了不少周折,就像李敖说:“选就是不选。”这让他为难,每个时期的作品都有每个时期的特性,非要选,他就选最有意义和代表性的。这其中《北京法源寺》就不用说了,这是一本相当奇特的小说,包罗万象。《传统下的独白》和《独白下的传统》这两部影响两地甚至是启蒙一代公知的作品,此次放在一本书里,叫《传统下的独白》。《蒋介石评传》和《胡适研究》更是其经典中的经典,李敖和这两人渊源很深,没有人再比他能了解这二人。最后就是《为自由招魂》,关于民主和自由,李敖总是一针见血。

  当今大学生,包括已进而立之年的80后,听过李敖的人一定不少,但读过他书的人一定不多,而李敖的书,特别是此次收入自选集中的书,能给予他们力量的。所以我们以“与其听李敖说过什么,不如看他写过什么”来做这套自选集的敲门砖,太多人光听他说了,他的书其实内涵更深。

  山东商报:从有合作意向到图书上市,经历了多长时间,有什么曲折和难忘的细节吗?

  辛海峰:这个比较痛苦,经历了一年多的时间,一共十三本自选集,到现在才出来了六本,其他的七本还在审,所有的曲折都在这里了。

  辛海峰:未见面之前,我也是从新闻媒体电视上和书中了解这个人,觉得他很厉害,言语犀利,不留情面,会很难打交道。但一见面头十分钟这种固有的念头就没了,他就是一个谦和的老人,名头那么大,一点架子都没有,他举手投足,张嘴闭嘴都是文人气,但却没有文人的架子,而且还很好玩。他的狂放和犀利不是在对人,而是在对学问和对事情上,这个区别非常重要。

  最让我印象深的就是,他特别能体谅人,你没有想好的他都为你想好了。所以不存在搞不搞得定,他想好了和你合作,就把自己的一切底都端出来,几乎不用谈就好了,很直接。

  山东商报:合作的过程中,有没有面对面和李敖接触?见面是不是也称呼他?

  辛海峰:前六本书出来后,我们去了一趟台湾,也是因为李敖问好多次出版的事,我们又迟迟出不来,所以终于出来六本,就去给他当面解释一下。去之前很紧张,因为要道歉嘛,他要不接受怎么办?结果一见面,李敖只是笑,并没说什么。

  我们去的前几天,一直喊他李敖先生,等互相特别熟了之后,特别是他带我们上街去吃东西,遇到的人都喊他,我们后几天也开始喊他,这也算入乡随俗吧。但其实经过和李敖的接触,我觉得叫他大师一点不为过,他的知识面太广了,而且这个人的细致、严谨、刻苦、认真,无论是对待学问,还是做人,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这样的人不成功都是怪事,但这个成功的概念,不是有钱有房,虽然李敖在台湾有价值几亿的房产,是他在为人为学上的成功,是活到快八十岁还笔耕不止的成功。他说他八十岁要出自己八十卷本的李敖大全集,现在每天进行五六部书稿的写作,他的书房有五六张书桌,每天转到哪儿写到哪,他戏称自己是舞女,转着桌子写作。

  辛海峰:也不算趣事吧,我讲我们三次见面的一个细节,你便知李敖是个什么人了。

  第一次我们约好十一点钟见,然后中午他请我们吃饭,我们到他楼下是十点五十,上到十二楼是十点五十四,一出电梯有两个门,都一样,仔细一看,左边的门上贴了一张小纸条,上写着李敖。我们敲门进去,李敖一看表,笑着说,你们不守时啊,来得早了也不守时,因为我还没准备好呢。

  第二次我们带《南方周末》的朋友去,约好两点,他们到得早,于是又一起上楼,到十二楼,差四分钟两点,我看时间差不多,大家又都大包小包的,便敲门。李敖一开门就指着我笑说又不守时,于是大家笑着进了门。

  第三次我们要离台,他请我们吃西餐,约好十二点,这一次我在楼下等到十一点五十六,进电梯上到十二楼,电梯门一开,李敖正打房门往外望。我们相视一笑,他说,我怕你们又来早了不敢敲门进来。后来我们去吃西餐,可能发觉我们用法不大对,他便从餐具摆放顺序,使用顺序,教我们怎么吃西餐。教着教着,发觉要教的太多,他干脆一摆手,算了,今天我和你们一起丢人吧。这些事给我的感受很深,你能从中看出这是一个多好的老头!

  辛海峰:台湾最大的一间诚品书店给我感受最深,24小时营业,旁边配套阅读餐吧,书店地板是很舒适的木地板,过道和台阶很宽敞,到处都是坐着、半躺着读书的人,当然也很安静。现在我们的大城市,特别是大都市,书店一家挨着一家倒,娱乐场一家挨着一家开,一个房租太贵卖不起书,一个赚钱利索,你让我们的年轻人到底往哪里跑呢?

Copyright ? 2014-2021 thebarbaracruzgallery.com 奥客彩网奥客彩网 版权所有 网站地图